<sup id="3tsjl"></sup>
<div id="3tsjl"><tr id="3tsjl"><mark id="3tsjl"></mark></tr></div>

    <dl id="3tsjl"><ins id="3tsjl"><thead id="3tsjl"></thead></ins></dl>

      行業資訊   >   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   >   新聞正文

      【歸屬】紅牛中國遭遇“生死劫”,一場500億資產爭奪戰!

      來源: 原標題 2018-10-07 報道
      泰國“生父”許氏家族把控著紅牛的商標授權,而中國“養父”華彬集團則把紅牛的中國境內品牌資產做到506.80億元。兩家頗具財力的家族爭執之下,紅牛的未來將會怎樣?
      歸屬
      作者 | 琳琳
      近日,紅牛的泰國“生父”和中國“養父”再度隔空交鋒。
      這是中國商標歸屬之爭后,二者之間的第二個爭議點。此次爭議的核心,是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牛中國”)的經營期限。工商資料顯示,這家公司營業期限于2018年9月29日到期。
      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牛中國”) 1998年9月30日在北京注冊,其營業期限于2018年9月29日到期。相關消息一出,關于紅牛中國或將無法繼續經營的猜測迅速傳開。9月29日當天,紅牛中國就此在官網發布聲明。


      紅牛中國表示,目前工商登記的營業期限為20年,系為滿足公司設立時的相關外資注冊審批對登記年限的特別要求,不代表經營期限也僅為20年。
      紅牛中國稱,依據各合營各方早已形成的有約束力的法律文件,其經營期限為50年,在該期限內,紅牛中國是唯一有權在中國境內生產、銷售紅牛飲料產品的公司。同時,紅牛中國稱已依法向相關主管部門遞交了營業期限延長申請,營業期限的延長正在辦理過程中。
      很快,紅牛中國“各合營方”中合計持股達95%的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牛泰國”)和英特生物制藥控股有限公司聯合聲明,稱紅牛中國經營期限為業已屆滿,各方股東從未達成任何關于延長紅牛中國經營期限的協議,并認為紅牛中國應當立即清算,并停止與清算無關的一切經營行為。
      不過,9月30日,紅牛中國的運營方華彬集團就紅牛泰國的“清算”一說發聲,稱泰國天絲有關清算紅牛的說法并未得到紅牛泰國股東會批準,不能單方面代表紅牛泰國的意愿。
      雙方你來我往又截然相反的表態,為紅牛在中國市場上的命運再度畫上了一個問號。


      1
      從協作到對抗
      每個反目成仇的故事總有一個溫馨的開始。
      “紅牛”這一產品,由祖籍海南的泰籍華人許書標于1975年發明,因其提神功能而迅速風靡。1984年,許書標與奧利地人Mateschitz共同創建了紅牛集團,并將紅牛推向全世界。
      中國在許氏家族的版圖中占據著重要地位。早在1993年,許氏便在海南成立了海南紅牛飲料有限公司,希望可以進軍中國。但限于對市場的了解,紅牛在中國的發展遇到了諸如政策、渠道等各方面的問題,擴張之路無奈受阻。
      1995年,在泰國打拼多年的嚴彬與許書標結識,并很快選定為紅牛在中國市場的合作伙伴。當年12月,紅牛中國注冊成立,其中許氏家族和嚴彬的持股比例為54.24%和45.76%。
      1998年9月30日,紅牛中國在北京重新注冊。


      據學習君了解,截至目前,紅牛中國擁有四家股東,分別為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英特生物制藥控股有限公司、環球市場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市懷柔區鄉鎮企業總公司,分別持股88%、7%、4%、1%。
      其中,英特生物為許氏家族獨資公司,環球市場控股為嚴彬旗下獨資公司;紅牛泰國則由許氏家族與嚴彬共同持有。據財經雜志報道,許氏家族與嚴彬在紅牛泰國早期的持股比例為68%及32%。
      值得一提的是,許氏家族控股的泰國天絲持有紅牛(RedBull)商標的所有權。
      此后,許書標與嚴彬,一方提供品牌授權、生產工藝、產品配方等技術支持,一方負責生產銷售。很快,在嚴彬的廣告攻勢及渠道建設下,紅牛打開了中國市場,成為家喻戶曉的品牌。
      數據顯示,20多年來,紅牛在中國累計產量超800萬噸,累計銷售額1453億元,上繳稅金總額210億元,2016年銷售額超過200億。
      2012年,伴隨著許書標的過世,其子許馨雄的繼任,許氏家族給予嚴彬的絕對信任也逐步走向瓦解。
      許馨雄稱紅牛中國在2015年之前、長達20年時間內從未開過一次董事會,同時許氏家族也未拿到過任何分紅,基于早期對嚴彬的支持和信任,許家也從未對此進行追究。
      2014年,許馨雄開始對紅牛中國進行調查,由此發現許多紅牛商標和外觀專利早已被嚴彬方面搶先注冊。
      于是,雙方在2014年底的一次會議上,商議決定將嚴彬方面持有的紅牛商標以及外觀專利轉讓給泰國天絲。此后不久,嚴彬在紅牛泰國所持股權比例也從32%提高至49%。
      至此,許氏家族與嚴彬在紅牛中國的持股比例變動為51.88%、47.12%。


      事實上,除了商標問題,嚴彬還分別在廣東、湖北、江蘇等地成立公司,負責紅牛的生產和銷售業務,而新建的生產銷售渠道都掌握在嚴彬手中,與泰國天絲并無利益往來。這也致使許氏家族參與的合資公司變成了 “一個很小的加工基地”。
      2016年,紅牛的商標授權到期,但雙方并未就續約達成一致。不過,紅牛中國并不理睬,而是繼續生產銷售紅牛。泰國天絲認為這一行為侵犯了泰國天絲對于紅牛的商標,就此起訴了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北京紅牛飲料有限公司等諸多子公司。
      由此,藏在紅牛背后兩方的利益糾葛浮現在公眾視野中。
      2
      雙方的籌碼
      2012年,許書標去世,其子許馨雄接任了泰國天絲醫藥董事長。許氏家族開始重新打量自己的這位中國合作者。
      2014年,許氏家族委托環球律師事務所調查紅牛中國。許馨雄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紅牛在2015年之前、長達20年時間內從未開過一次董事會,作為第一大股東,許氏家族至今未拿到過一分錢分紅。在紅牛中國占比1%的懷柔區鄉鎮企業總公司的負責人也表示,他們僅在2002年~2003年收到過60萬元人民幣的分紅。
      紅牛在中國市場獲取的財富顯然不止這些。2015年7月25日,北京名牌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了紅牛品牌市場價值評估咨詢報告。報告顯示,評估基準日2015年6月30日,紅牛品牌在中國境內的品牌資產達到506.80億元。
      一個關鍵時間節點正在逼近,這也是許氏家族最大的籌碼:根據2009年6月1日簽署的商標許可合同,中國紅牛的商標許可將在2016年10月6日到期。
      商標許可需要十年授權一次,這也是懸在嚴彬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相比后知后覺的許氏家族,嚴彬一直有危機感。他曾稱自己屬馬,一直是“站著睡覺”,每天5點鐘起床看很多報紙和電視新聞。此前,憑借這份危機感,他在1997年席卷泰國的亞洲金融危機中全身而退。
      留住紅牛,對嚴彬來說太重要了。許氏家族的代理律師曾說過,“華彬中國只是表面的業務多元化,旗下的高爾夫球場、五星級酒店業務都是不盈利的,是在用紅牛飲料的收入做支撐。”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中國紅牛產品累計產量超800萬噸,累計銷售額1453億元,上繳稅金總額210億元。
      嚴彬一直在準備籌碼。


      1998年起,嚴彬開始搶注商標,至2014年底,除了飲料所在的32類商標外,嚴彬已注冊了大多數其他類別的紅牛商標。紅牛中國還在引入之初就自創了金罐矮胖紅牛,區別于此前常見的藍瓶瘦高紅牛,并對此注冊了外觀使用專利。
      在紅牛中國的產銷體系中,嚴彬也掌握了絕對的權力。嚴彬先后在湖北、廣東和江蘇等地成立了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兼備生產和銷售業務,這些公司均由嚴彬的獨資公司華彬投資(中國)有限公司持股。“合資公司已經變成了一個很小的加工基地。”許家代理律師曾感嘆說。
      雙方各有籌碼,暫時坐到了談判桌兩側,并達成妥協:2014年12月,紅牛中國新加坡會議,嚴彬將自己注冊的多個紅牛品類商標以及外觀專利轉讓給天絲醫藥,并簽署了商標和外觀設計專利轉讓協議。
      隨后,2015年9月的董事會上,紅牛泰國的股權比例發生了變更,許氏家族和嚴彬對紅牛泰國的持股比例由之前的68%和32%更改為51%和49%,折算下來,許氏家族和嚴彬對紅牛中國的持股比例變成了51.88%和47.12%。
      但雙方的矛盾并未徹底解決,許氏家族還發現嚴彬曾一度利用關聯交易將合資公司的資金轉移到自己的公司。伴隨著一紙又一紙訴訟,許氏家族將這場利益之爭從內部推上了臺面。

      先是敲山震虎。2016年8月30日,一天之內,天絲醫藥將紅牛維他命分布在湖北、江蘇、杭州、廣東、珠海多地的公司和經銷商同時告上了法庭,起訴侵害注冊商標專用權及不正當競爭。2017年7月,泰國天絲再度起訴紅牛中國的包裝提供商奧瑞金及子公司,由于對中國紅牛的銷售占其總收入的60%以上,奧瑞金因此停牌。
      隨后是釜底抽薪。2016年10月,中國紅牛商標到期,天絲方面表示不再續約,并發布了《關于不同意延續紅牛公司合資經營期限的聲明函》,宣布2018年9月29日中止中國紅牛經營。作為最大股東,泰國紅牛出具了對紅牛中國的《委派及罷免函》,將委派許馨雄出任法定代表人、蔡業生為新任董事長,移除嚴彬的法人以及董事長職務。
      嚴彬也以法律為武器反擊。他上訴要求撤銷此前簽署的商標和外觀專利轉讓協議,隨后起訴許氏家族的許馨雄涉嫌操縱海南紅牛公司在中國市場銷售,侵占了原本屬于紅牛維他命的商業利益。2017年9月,紅牛中國作為原告狀告泰國天絲,希望拿回第32類紅牛核心商標權。
      到目前為止,許氏家族和華彬集團相互之間的訴訟不下20場。除了嚴彬和他的華彬集團外,中國紅牛的包裝、生產、銷售悉數被推上了被告席。
      3
      后紅牛時代
      “讓嚴彬繼續經營中國紅牛其實才是利益最大化的選擇。”知情人士分析說,嚴彬經營中國市場多年,積累了豐富的渠道、生產資源,而許氏家族并不熟悉中國市場。
      紅牛中國方面也在不斷強調自己的優勢所在。

      2017年8月21日凌晨,中國紅牛首次回應“紅牛商標授權”事件,稱華彬集團和嚴彬不僅搭建了遍布全國完善的品牌推廣渠道,投入了巨額的廣宣費用,還投入大量精力和費用打假維權,保護紅牛商標權益。無視華彬集團及嚴彬先生通過誠信合法經營所創造的勞動成果,嚴重背離歷史與事實,是不客觀的。
      一直未發聲的嚴彬更是在2018年3月舉辦的一場公開活動上隔空斥責,“有人想要摘桃子”,“不想干實體經濟,不想踏踏實實辛苦得來,只想拿點投機倒把的事兒”。
      博弈雙方都在為可能到來的“后紅牛時代”提前布局:
      許氏家族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聯手廣州曜能量飲料推出的紅牛安奈吉飲料,外觀包裝與中國紅牛高度相似。泰國天絲CEO許馨雄也在公開場合表達打造一個“世界級的品牌家族”的雄心,泰國天絲官方網站顯示,許馨雄計劃在5年內,“每年至少在一個國家開設一家新的分支機構或新工廠”。
      華彬集團也啟動了快消品多元化戰略,先后購入美國椰子水品牌唯他可可、兒童飲料果倍爽、挪威高級瓶裝水品牌VOSS的股份。
      此外,華彬還在加速扶持自有品牌,企圖復制紅牛。2017年,一款名為“戰馬”的能量型維生素飲料開始沿著紅牛走過的道路狂奔,重金砸廣告和打通經銷商網絡,甚至推出了“買戰馬送紅牛”活動。

      可惜紅牛的輝煌很難復制。“戰馬只是紅牛產品的一個補充,而且紅牛經過二十年的發展,有了非常深厚的品牌積淀,戰馬短時間內很難取代紅牛。”內部人士說道,從銷量上來看,2018年戰馬營業目標為8億元,這與紅牛百億以上銷售額相差甚遠。“十年之內,紅牛在功能飲料界的地位無人可撼動。”
      局勢正在變得復雜。二者對壘間,一眾“黃雀”正蓄積羽翼,蠶食中國功能飲料市場:東鵬特飲、樂虎、黑卡、卡拉寶、魔爪、脈動“熾能量”等品牌勢頭兇猛,達能、娃哈哈等國內食品飲料業巨頭也著手布局;奧地利紅牛更是在2014年悄然潛入中國市場,伺機而動。
      紅牛商標權之爭與加多寶、王老吉的“紅罐之爭”有幾分相似,加多寶此時的境遇也可視作對紅牛的警示——9月初,加多寶曝出停產、缺貨、減員,原因與過去幾年為爭奪市場份額而發動的價格戰有關。
      而紅牛能在這場爭執中得到保全嗎?
      置頂
      ?2018 京ICP備17002120號-2
      湖北快三

      <sup id="3tsjl"></sup>
      <div id="3tsjl"><tr id="3tsjl"><mark id="3tsjl"></mark></tr></div>

        <dl id="3tsjl"><ins id="3tsjl"><thead id="3tsjl"></thead></ins></dl>

          <sup id="3tsjl"></sup>
          <div id="3tsjl"><tr id="3tsjl"><mark id="3tsjl"></mark></tr></div>

            <dl id="3tsjl"><ins id="3tsjl"><thead id="3tsjl"></thead></ins></dl>